电斑马“落寞史”:一场权力争夺引发的生死危局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09 03:51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还做不成,准备解散。”

一位接近电斑马的消息人士日前向懂懂笔记透露,这是投资人董经贵对电斑马发出的终极警告。而且,该消息人士进一步对懂懂笔记强调:“董总已经不可能再给钱了。”

文丨范特西 编辑 | 秦言

来源丨懂懂笔记

也就在这几天,共享电单车市场风云突变,引发业界高度关注。

两天前,某自媒体曝光摩拜推出共享电单车,橙色车轮、银色车身的照片在网上疯传;昨天,“骑骑出行”在杭州市下沙进行共享电单车试点投放首日,就被执法部门叫停,负责人被约谈;近日坊间关于滴滴收购小蓝单车的消息频频爆出,甚至有传闻指出滴滴这次很可能也会考虑共享电单车的可行性……

这些变局,放在已经遭遇连续资金链危机的电斑马面前,会是怎样的一个画面?以目前电斑马的现状来看,其很可能将失去重要投资人的支持。如果此次大股东停止输血,电斑马很可能会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倒闭。

从电斑马最先切入行业,到拿到投资,再到因资金紧张导致多次裁员,直至目前需要外界不断“救济”的局面,多位与电斑马有过密切关联的人士看在眼中痛在心里。其中,电斑马创始人王涛无奈地感叹:当先烈真的特别容易。

虽然王涛表示他没有后悔当初的决定,但眼看着自己创办的平台正一步一步走向消失的边缘,眼神中还是流露出无限惋惜。在与懂懂笔记交流的过程中,王涛也在反思这一路走来的几个关键失误,同时提出了一些疑惑和不解。

那么,目前电斑马面临着怎样的一个局面?为什么会发展到今天这步境地?为什么创始人和一众初创团队被逐一排除项目之外,最终抱憾离场?懂懂笔记带着这些疑问走近多位了解电斑马境况的人士,希望在交流中寻找所有答案。

资金危机波及运营

日前,共享电动车公司电斑马的微信公众号“电斑马智享出行”发布推送文章,表示其目前除北京以外,又陆续进驻了共青城、昆明、合肥、秦皇岛等多个城市。看起来,电斑马是从2017年11月上旬那次资金链危机中解脱出来,并获得了较快的业务拓展。

然而,现实的情况很可能正相反,据上述消息人士向懂懂笔记介绍,电斑马仍处在资金危机之中,所谓的业务拓展只是为寻求合作或资金而释放的“烟雾弹”。

“北京做不下去了,他们没法跟董总(雅迪集团创始人董经贵)交代,只能解释说要做外地、做高校,所以董总给了最后一次机会。”上述消息人士向懂懂笔记爆料。也就是说,电斑马此轮“拓展”,并不是因为公司资金、业务有了起色,多半是做给股东和市场看的。

懂懂笔记通过连续多日观察电斑马APP发现,2017年12月中下旬,电斑马在北京市周边地区,如望京、昌平等地还有零星可以使用的车辆,而到2018年1月7日,电斑马在北京市的所有站点都已进入无法使用的灰色状态,甚至连此前一直引以为傲的北京吉利学院也已无处寻觅可用车辆。

于是,懂懂笔记希望与电斑马方面取得联系,但目前客服已经无法接通。据相关人士告诉懂懂笔记,电斑马北京已陷入瘫痪,而且此前一部分离职或拖欠工资的劳动仲裁已经到了法院。“电斑马这次能不能活下去,关键就看董老板的态度了。”

但一个严重的问题是,据懂懂笔记了解,董经贵在电斑马的投资已经累计超过千万,全部都打了水漂。从文章开头的爆料信息来看,董经贵已经不大可能继续给电斑马投钱了。

虽然北京地区市场瘫痪,但电斑马在其他城市和地区还有一定的布局。不过,这些地区的布局真的有用处吗?这就是另一个值得分析的关键点。

上述消息人士向懂懂笔记爆料称:“电斑马在昆明等地的投放,只是在那个地方放了一些车就走了,全部总数不过几百辆,目的就是让董老板继续给发工资,还有忽悠其他公司成立合资公司,比如跟武汉梦芯的合作。”

据了解,武汉梦芯是一家从事定位服务的企业,也是电斑马定位系统的合作伙伴。看起来一个有技术,一个有产品能落地,这是一个双赢的组合。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是,电斑马拖欠款项的很多供应商里,武汉梦芯位列其中。

2018年1月初,共享单车市场越来越热闹,甚至已经拓展向电助力或电动汽车领域,而与之天壤之别的,是电斑马的处境:除了员工工资仍无法结算,还面临北京地区瘫痪、大股东最后通牒的危险局面。

一场“权利的游戏”

看到电斑马一步步走到如今这个局面,王涛的内心五味杂陈。

电斑马作为王涛一手打造的项目,甚至得到过佟大为、黄晓明等明星投资人的中肯建议。然而,这样一个项目,却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别人的公司,更严重的是这个公司在别人手里正一步步走向下坡路。

王涛告诉懂懂笔记,最开始他产生做电斑马想法还是在2015年初,当时市场上还没有所谓的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动车,因为他了解电动车上线必须满足的几个条件,因此先尝试的是电助力车。“佟大为他们当时觉得这个想法有点早,细节上不够完善,市场也没有得到验证,表示不敢轻易投资。”

虽然出师未捷,但很快电斑马获得了腾讯的注意。

据一位参与过电斑马初期项目的离职员工透露,电斑马前期(2015年5月前后)采购的是新大洲的车辆(符合国家标准),投放在了北京市的中关村和昌平等地,上路时车辆没有问题,但问题是当时管理层不太清楚有关监管部门的态度。而这也是腾讯比较在意的一个方面。

腾讯的投资部门当时对电斑马非常关注,还曾专门派驻一个技术团队到电斑马,向他们提供了一定的技术扶持。但遗憾的是,经过几个月的接触,腾讯最终退出了第一轮融资。王涛认为,腾讯退出投资与电斑马创始团队都不是互联网出身有很大关系。

一转眼就到了2015年12月,苦于没有资金的电斑马无法扩张,王涛和几位初创人员都明白此时急需资金进入。当时电斑马的资金主要是由几位创始人自掏腰包,王涛为了电斑马能够继续运营,甚至将自己的房产和车辆放到网上售卖。

然而,正是这次卖房卖车,成了王涛和一众创始团队“噩梦”的开始。

看到了王涛的卖车信息,一家金融公司的相关人员找到了王涛,得知电斑马急需资金的现状,而此人刚好有雅迪集团的资源。

就这样,这位关键人士拿着比较有利的资源和一定的资金进入了电斑马管理层,直接坐到了公司的重要位子,拥有一定的决策权。他,就是电斑马现任CEO姚鹏。

为了保住电斑马,王涛的股份被稀释到了40%,不再担任CEO,但保留了创始人的身份和股东大会的席位。

王涛当时看重的,是雅迪能够给电斑马提供车辆方面的资源支持,而在电动自行车行业有着丰富经验的董经贵,作为投资人和商业伙伴也会带来更大帮助。但王涛始料未及的是,姚鹏带来的资源并没有拯救电斑马。

王涛告诉懂懂笔记,他们跟雅迪方面第一次见面并不愉快:“第一次见到雅迪方面的人身份很特殊,坐在中间的位置跟我们聊了半天投资的事情,连续推杯换盏二三十分钟后,对方竟不知道我是电斑马创始人。”

还有一个有趣的细节,雅迪方面的人对王涛喝酒不热情不太高兴。而第一次见面的不愉快为第二次正式谈投资埋下了隐患。王涛回忆道:“第二次是要去无锡跟雅迪见面,当时高铁票都订好了,但开车前四个小时突然不让我去了,而是姚鹏过去和雅迪见的面,雅迪投资的具体数目都没有告诉我。”

此后大约3个月时间,电斑马最初期的创始团队就有多位核心人物接连退出。据上述消息人士介绍,董经贵投资所占的股份,也由有姚鹏代持(由于姚鹏具体投资金额无人知晓,所以股份无法核算)。从2016年3月开始,电斑马的一切决策都由姚鹏来做。

最让王涛感到伤心和无法理解的是他此后的遭遇,从一个有话语权的创始人变成了没有董事会席位的“闲人”。“突然连股东席位都没有了,变成运营总监,到2016年下半年突然停发工资,公司开会也没有人通知,会议室也没有我的座位。”王涛苦笑道。

2016年底,王涛终于支持不住,离开了他创办的电斑马。

除了痛心疾首,更多的是反思

在离开电斑马之后,王涛和其他几位创始人与姚鹏都有过较长时间的拉扯。据王涛透露,他与姚鹏产生过法律纠纷,因为股份转让协议已经签署,但相应的账款却始终没有兑现。而且,上述消息人士告诉懂懂笔记,姚鹏从另一位创始人手中拿到的股份,也始终有50万元一直拖着,直到2017年11月下旬由法院要求强制执行。

但事实上,令王涛和其他创始团队揪心的不是投资的钱拿不回来,而是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苦创办的项目每况愈下,悉心培养的团队骨干一个个被开除。“看着曾经的核心团队一个个退出或被开除,而电斑马沦为别有用心的人的工具。”上述消息人士在言语中透露出深深的无奈。

最受伤的,无疑是创始人王涛,仅仅在资金方面,王涛在电斑马的400余万元投资,最后只收回200万。但王涛更为惋惜的是,电斑马这个原本喻示着安全、驰骋的名字,如今却成了共享电动车的反面典型。如今,已经投身其他项目中的王涛仍在反思电斑马的失败原因。

懂懂笔记总结了一下王涛以及其他电斑马相关人士的反思,将其总结为三个主要原因:

第一,“引狼入室”。现任CEO姚鹏带着雅迪的投资进入电斑马后,便开始直接掌权,逐渐削弱王涛等创始人在公司的股份和话语权。此后,公司发展方向开始发生转变,整个2016年电斑马又将2015年犯的错、趟的坑全走了一遍,错失了最佳发展机会。

第二,错搭共享风。根据王涛和相关人士介绍,电斑马原本投放运营的都是符合国标的车辆,提供租赁服务。但2016年共享单车火爆之后,电斑马盲目求快,将车辆全部改为不符合国家标准的电动车,因此受到政策掣肘,才出现了2016年第一季度被约谈的情况。此后,共享电动车一直遭遇政策的红灯,因此搭上共享的电斑马也跑不起来了。

第三,造血能力有限,又盲目扩张团队造成人员冗余。电斑马本身尚无造血能力,原本的车辆使用费用不赚钱,个别区域投放还需要缴纳停车费,甚至在贴钱运营。而且,电斑马作为有桩充电,成本高企,很容易出现资金问题。

而姚鹏接手后,电斑马又迅速扩大了公司团队,从30多人一下扩至160多人。上述消息人士表示,雅迪给电斑马发过来1000多辆车,而电斑马只投放出去60多辆,160多人来运营这60多辆车,荒唐至极。对于电斑马来说,养活这些员工只能依靠投资人。

如今,在网络上随便搜索一下电斑马,就能看到“大家千万别用电斑马”的帖子。更严重的是,长期拖欠员工工资,超三分之二员工离职,关键市场(北京市)已无法运营等等,一连串的危机不断冲击着电斑马。

错过天时,没有地利,又失去人和,电斑马想要爬出泥沼,恐怕比穿越蜀道还要难。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